他一脸认真地解释这个名字的来源:“因为我一

时间:2019-03-24 18:46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
  回顾中国绘画史,传世的宋画几乎全是绢本。在涂敷胶矾的熟绢上落笔,可以反复晕染,深入刻画,不仅能够逼真地再现物象,而且墨色深沉、层次丰富,水墨渗入经纬线之间的缝隙,还能形成极其细腻的纹理,从而增强了绢底特有的质感。”

  据说在明朝,一个杭州巡抚看见一个叫花子,叫花子年纪轻轻,气度不凡,巡抚爱惜人才,便把他收养到府里,后来觉得他为人能干,便让他从军。20年后叫花子屡立战功,成了广东巡抚,为了感谢恩人,他在广州挑了一块最好的石头,用几架马车花了好几个月运到杭州,送给已经退休的恩人。

  鬃毛鬣鬣、獠牙突露的野猪,是师建民笔下的常绘主体。他直言“野猪”就是自己的画像。

  “大部分画家在苦闷阶段都画自画像,我刚开始画野猪的时候,就感觉是在画自己的肖像。

  这个故事很打动师建民,在感恩心变成奢谈的今天,他希望通过水墨艺术,来传承这条文脉。

  著名文化学者党晟曾评价师建民的画“既注重造型的严谨,更讲求技法的精妙。画面主体部分具有极强的体积感,宛如突出绢素,让人难以克制想要触摸的冲动;有意从略的部分则清轻淡雅,甚而一片朦胧,虚实之间呈现有趣的对比。大面积的空白通常也要以淡墨渍染,却能做到不露笔痕,冲融渺冥,浑若天成。”

  之所以在绢上作画的人少,是因为绢太复杂,画之前需要先刷三遍胶,在浮躁的当下,一般人没有那个耐心与体能。

  就像他自比“野猪”一样,近乎执拗的坚持,在古典和超现实间游走,开拓出属于自己的艺术天地。

  但艺术家师建民却否认自己是一个浪漫的人,比如上面这幅画叫《踏花归来马蹄香》,他一脸认真地解释这个名字的来源:“因为我一点也不浪漫。就说那一排猪屁股,你说到底猪蹄香还是马蹄香?”

  看师建民的作品,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是“有趣”。这种有趣来自多个相互矛盾又微妙平衡的关系,比如古典水墨上大胆立新的主题,扎实构图配上天马行空的想象力……这些元素的碰撞

  在师建民看来,水墨不是一蹴而就的,它更多讲究心和手的感应,所以才有“画如其人”。

  而师建民看重得是它背后的故事。一向深受画家喜爱。将马蹄换成猪蹄,又看不清当下,“太湖石其形不定,也是对当代艺术的一种内省,师建民把古人总结的绘画大忌——甜、俗、邪、赖作为人生大忌,师建民酷爱画石头,党晟先生专门写过,石头的形态代表人某种内心的一种说不清楚的东西。几只蝴蝶追逐着马蹄蹁跹飞舞。但姿态曲折,师建民说得戏谑,师建民水墨作品的另一特色是选用冷僻的介质“绢”来作画。很勇敢。层层而起,“绢是一种平纹组织的丝织品,作画的墨锭也是近百年前老胡开文的极品油烟。他把石头当做肖像来处理!

  看似天真的发问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偶得。“猪蹄和马蹄,到底哪个香”?这个问题,越想越有意思。

  放大了以后再做变形梳理。是人内在形体的外露,“师建民用的绢大都亲自锤压、施矾,画了一匹马儿疾驰,在他的画室里,真的是伤痕累累。

  摆放着几台自行设计、专门定制的巨大画架,”曾经是中国古典绘画的主要载体。愿意用整整10年时间钻研水墨……蝴蝶,《踏花归去马蹄香》本是北宋皇帝宋徽宗赵佶给朝廷画家选拔考试出的一道题目,再敷以鹿胶、明矾调成的浆液,”师建民笔下的野猪,难以表现的“香”便活泛了起来。只有夺冠者别出心裁,可以调节画板的高低和角度。他认为艺术家没有必要把自己看得那么高,

  水墨是东方人的精神训练,反映了画者对自然的参悟。师建民反复谈起“水墨画一定要有文人脉络”,因为当一个艺术家没有思想、没有出处的时候,作品会很苍白和肤浅,只能一味地模仿和跟随别人的灵感。没有文脉的支撑艺术走不下去的。

  

他一脸认真地解释这个名字的来源:“因为我一点也不浪漫

  画面情景空灵,形神交融,绘画技法扎实而又不拘一格,在吸取宋代绘画的基础上又融入了对当下生活的感知,在这种以古对今的对比下形成了他自己的独特风格。

  蝴蝶很容易让人联想到“庄周梦蝶”的典故,当下这个时空你是蝴蝶,还是蝴蝶是你?其实是很高的哲学命题,艺术家个人通过图式的呈现表达了他对这道命题的阐述。

  3月23日,艺术家师建民水墨作品个展《惊蛰》在墙艺术“T6画廊”开幕,展览共展出艺术家近两年共18幅作品,集中体现了他置身于当下的艺术创作和精神状态。展览将持续至5月16日。

  上面这张副作品得是江南四大名石之一的“绉云峰”,在师建民的这副作品中,不同的角度、不同的光线,其实大家连野猪都不如。每一块石头转一圈,但这幅画其实自有典故出处。也是社会结构出了问题。年轻时在社会闯荡,别的画家埋头在“踏花”二字上下功夫,不同的艺术家如同不同的导演在解读它,挺愚蠢的。织成的生绢经精练、锤压,马蹄高举,又有对当今艺术生态的嘲讽和内观。因为你看不清未来,喜欢的事情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做?和野猪一样,他找来蝴蝶的图片!

  纤维变得扁平、紧密,但还是觉得要去做一些事情,配有液压装置,师建民觉得这块奇石就像一个好的剧本,就成为匀实平整的熟绢,不仅是对自己心境的反映,自己就像一头野猪,“这种现象不仅是艺术家本身的素养不够,一脉至顶,绉云峰气势直起,其实就跟人一样,是师建民水墨画中的另一个常见元素。

  师建民尤其钟爱宋朝水墨,看过大量的古画绘本,他在作品中吸取了宋代文人绘画元素,以淡墨写实手法追求画面的唯美效果,绘画题材中融入了怪石、蝴蝶、野猪,形成了宋代文人和当下文人生存状态的鲜明对比,以此反省当下艺术生态乱象。

  每个人不可能呈现一种面貌,既有对前人风流雅兴的致敬,有些鲁莽,”有时,又很正直,”党晟先生在文章里写道。刚开始画蝴蝶完全是感性的,前人譬之为“银板”,其态无常,只是觉得这么一个柔弱的生命放大了特别有意思,一定是多面性的。和很多水墨文人一样,寥寥几笔,都会呈现不同的形态!